“微博”出现时,几大互联网公司都在争抢这一新生事物,唯恐落于人后。这表明,当我们视工作为幸福的最大来源时,我们就会在变革时期变得情绪上异常脆弱。

  类似高晓松的“晓说”、“秦朔的朋友圈”、咪蒙、papi酱、罗振宇的“罗辑思维”等网红的专业化运作方式将成为内容的主流生产方式,同时也有像“一条”这样的主打生活短视频的互联网新媒体,不断以创新有趣的内容塑造和巩固自媒体公信力。